周敦颐学校:无锡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学习资料 > 中级班 >

西京闲居士《周易》之门--乾(二)

时间:2009-09-17 11:07 来源:未知 作者:西京闲居士 点击:

《乾》卦纯刚,在下喻器为‘王’,在上喻道为‘强’。

乾下乾上 乾 元亨,利贞。

《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行。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和太合,乃利贞。首出庶物, 万国咸宁。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注:乾:健也。帛易作‘键’亦对,开合之机。元:周而无滞,至公。亨:应变不穷,至达。利:时得义取,至当。贞:可法可则,至正。

卦辞释:乾下乾上,王者之强;卦名《乾》,王之关键也。‘元亨,利贞’者,德才兼备之人,宜于为天下之表仪。元,至公;天之德也。天无不覆。亨,至达;天之义也,时无不通。王者法天,故言‘元亨,利贞。’

非至公(元)不能负重,非至达(亨)不能远行。德至公,才至达,宜为天下之王。王,望也。
《周易》是‘研诸侯之虑’的官方教材,故以‘元亨’为首。

元,至德;亨,敏德。 《周礼》曰:师氏掌以媺诏王。以三德教国子:一曰至德,以为道本;二曰敏德,以为行本;三曰孝德,以知逆恶。’

‘元亨’是内之德,‘利贞’ 是外之表。

对《乾》《坤》两卦的《彖》《象》之辞,其解释可去参考文言。我不赘述了。

初九  潜龙勿用。
象评之:‘潜龙勿用’,阳在下也。

注:潜:在下。龙:圣贤之人;古人以‘马’喻臣,以‘龙’称马中之杰。马行地道,喻才能之士;龙行天道,喻三公之才。勿:同‘物’通‘务’,追求。用:亦可借为‘庸’,事功。

意之要:初九,得本;‘潜龙物用’者,位卑不敢忘忧国,志存高远也。

‘面壁十年图破壁’的是学子,‘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是书生,‘鸿鹄之志’发于田垄之上,‘取而代之’出于市井之口。贤能之人本于不坠青云之志,确乎其不可拔,是常人所不能及也。

九二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象评之:‘见龙在田’,德普施也。

注:见:现也,践也。田:畋也;狩猎。古人借狩猎活动简选其士。大人:正己而物正之人。

形之要:九二,君子;‘见龙在田,利见大人’者,英雄出于实践,实践造就英雄。

九三 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象评之:‘终日乾乾’,反复道也。

注:君子:志士。终日:尽日。乾乾:健健;自强之状。夕,黄昏。惕,戒惧;敬慎。若:如同。厉:同‘励’。无咎:毋咎。
《易》之‘无咎’,多为‘毋咎’;行动而已,不要怨天尤人,《易》之要也。

节之要:九三,得道;‘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者,得时则进取不懈;时过则严惕戒祸;日思进业,从善唯恐不及,是进矣;夜修其身,惮恶唯恐未尽,亦是进矣;是以君子终日乾乾。‘毋咎’者,正己而物正,微言恭行,不可怨天尤人也。

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诰曰:作新民。诗曰:周虽旧邦,其命惟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大学》

九四 或跃在渊,无咎
象评之:‘或跃在渊’,进无咎也。

行之要:九四,得位;‘或跃在渊,毋咎’者,蛟龙得水乃神可立,何咎之有?从民众中来,到民众中去,何责之有?龙久离水则必失其神;君久离民则必失其政。安泰离开大地则勇力尽丧。

九五 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象评之:‘飞龙在天’,大人造也。

注:飞龙在天:得时、得势。飞龙:王也。大人:居官之贤德。

成之要:九五,君子;‘飞龙在天,利见大人’者,圣人当位则辅佐多贤,类相致也。

上九 亢龙有悔
象评之:‘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

注:亢:當也,同‘抗、伉’,举也,偶也。‘亢龙’在此是‘举龙与之相偶’之意。悔:当为‘诲’,‘有诲’,不失师保也。

务之要:上九,得道;‘亢龙有诲’者,能自得师者王也。

与龙相伉者,受终生之诲,是其所以能健于王也。

用九 见群龙无首,吉。
象评之:‘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

注:用九,用刚,用阳,用强。群龙:众贤能。无首:毋为其先。吉:宜。
总之要:‘用九’者,用强;‘见群龙无首,吉’者,毋逞刚中刚,宜也。
君王不宜凌驾于众贤之上也。
此爻是对《周易》全篇之策而言,我强众也强,毋为众矢之的。
其比在‘用六 利永贞’。
用六,用柔,用阴,用顺;利永贞,不可无仪也。

乾下乾上,王者之强,卦名《乾》。下卦为器,上卦为用;乾在下喻王,乾之横系是《王》典;在上喻强。乾:帛易作《键》;键,开合之机也。乾者,开合之机也。
  元:周而无滞,至公;亨:应变不穷,至达;利:时得义取,至当;贞:可法可则,至仪。
  《文言》曰:元者,善之长也。亨者,嘉之会也。利者,义之和也。贞者,事之干也。
  元:大公无私,至德;亨:通权达变,敏德;利:时得义取,至当;贞:可法可仪,至则。我对《易经》的‘元亨利贞’均取此解。
  从《乾》的卦象来看,天、人、地,三位得阳;‘元亨利贞’释为‘周流于时,天道得亨,人道得利,地道得仪’,不亦为‘强’乎?不执其《键》,焉能王?
  反而推之,四德缺一,不能为王。不至公者不王,天时不亨不王,人事不当不王,地务不宜不王。只强调‘天时、地利、人和’,则失于‘至公’矣。
  ‘乾 元亨利贞’者,开合之机,至德至智之人,当以此为仪也。
《周易》之所言,王者之大道,开合之玄机;唯至公至达之人,可行《周易》之理。苟非其人,道不虚行。


龙,马中之杰,上下贯通,故喻圣。
初九,得本;贤能之人,本于志向之高远。
九二,君子;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
九三,得道;贤能之质,孳孳不息于致远,是乃为能;审时度势以负重,是乃称贤。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具奋斗不息之精神是至公;备审时度势之智能是至达。
九四,得势;龙不可失水,君不可远民。龙久失水则神灭,君久离民则政亡。
九五,君子;圣人当位,则辅佐多贤。
上九,得道,王者臣其师。

前面谈到,对八个卦名卦,应作为两卦解。
处天子之位而观《乾》,自下往上分别是,思贤,求贤,急贤,下贤,任贤,师贤。‘进贤’,开阖之机也。非至公至达之君,谁能行此?观《易》,‘乃今知周公之德与周之所以王也!’

读《卦》时,应注意欣赏其应比关系,‘潜龙’与‘在渊’应、‘在天’与‘在田’应,‘终日乾乾’与‘亢龙有诲’之应何在?  古人云:‘ 日就月将,学有缉熙于光明’。《诗经》
另一个应注意是,内卦治身,外卦应世。‘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大学》
 
元亨、利贞
    无私者智,至智者为天下稽。  《四经》  
    知时者,可立以为长。无私者,可置以为政。审于时而察于用,而能备官者,可奉以为君也。《管子》
   或曰:龙何如可以贞利而亨?曰:时未可而潜,不亦贞乎。时可而升,不亦利乎。潜升在己,用之以时,不亦亨乎。《法言》
   元者善之长也,亨者嘉之会也,利者义之和也,贞者事之干也。君子体仁足以长人,嘉会足以合礼,利物足以和义,贞固足以干事。君子行此四德者,故曰:“乾,元、亨、利、贞。” 《文言》

潜龙勿用
  初九曰:潜龙勿用,何谓也?子曰:龙德而隐者也,不易乎世,不成(盛)乎名,遁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文言》
故男子生桑弧蓬矢六.以射天地四方.天地四方者.男子之所有事也.故必先有志于其所有事.然后敢用谷也.《礼记》
   待文王而后兴者,凡民也。若夫豪杰之士,虽无文王犹兴。《孟子》
 《诗》云:潜虽伏矣,亦孔之昭!故君子内省不疚,无恶于志。君子所不可及者,其唯人之所不见乎。《中庸》
    虎豹之驹,未成文而有食牛之气;鸿鹄之殻,羽翼未生而有四海之心;贤者之生亦然。《尸子》
    孔子怀天覆之心,挟仁圣之德,悯时俗之污泥,伤纪纲之废坏,服重历远,周流应聘,乃俟幸施道以子百姓,而当时诸侯莫能任用。是以德积而不肆,大道屈而不伸,海内不蒙其化,群生不被其恩,故喟然叹曰:‘而有用我者,则吾其为东周乎!’《说苑》   
    “敢问潜心于圣。”曰:“昔乎,仲尼潜心于文王矣,达之。颜渊亦潜心于仲尼矣,未达一间耳。神在所潜而已矣。”《法言》
良马期乎千里。《吕子》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是在群众斗争中产生的,是在革命大风大浪的锻炼中成长的。应当在长期的群众斗争中,考察和识别干部,挑选和培养接班人。《毛泽东》 
    共产党员应该经风雨,见识面;这个风雨,就是群众斗争的大风雨,这个世面,就是群众斗争的大世面。 《毛泽东》
   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社会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毛泽东》
  九二曰:见龙在田,利见大人。何谓也?子曰:龙德而正中者也。庸言之信,庸行之谨,闲邪存其诚,善世而不伐,德博而化。易曰:见龙在田,利见大人,君德也。《文言》
    楚庄王好猎,大夫谏曰:“晋楚敌国也,楚不谋晋,晋必谋楚。今王无乃耽于乐乎。”王曰:“吾猎,将以求士也。其榛聚刺虎豹者,吾是以知其勇也,其攫犀搏兕者,吾是以知其劲有力也。罢田而分所得,吾是以知其仁也;因是道也,而得三士焉,楚国以安。”《说苑》
  文王将田,史编布卜曰:‘田于谓阳,将大得焉。非龙非骊,非虎非罴,兆得公侯,天遗汝师,以之佐昌,施及三王。’文王曰:‘兆致是乎?’史编曰:‘编之太祖史畴为禹占,得皋陶,兆比于此。’文王乃斋三日,乘田车,驾田马,田于谓阳。卒见太公,坐茅以渔。《六韬》
    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韩非子》

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九三曰:‘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何谓也?’子曰:‘君子进德修业。忠信,所以进德也;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知至至之可与几也,知终终之可与存义也。是故居上位而不骄,在下位而不忧,故乾乾。因其时而惕,虽危无咎矣。’《文言》
  梁丘据谓晏子曰:吾至死不及夫子矣。晏子曰:婴闻之,为者常成,行者常至。婴非有异于人也,常为而不置,常行而不休者,故难及也。《说苑》
    怵惕惟厉,中夜以兴,思免厥愆。《尚书》
   君子爱日以学,及时以行,难者弗辟,易者弗从,唯义所在。日旦就业,夕而自省思,以殁其身,亦可谓守业矣。《大戴礼记》
‘终日乾乾’,以阳动也;‘夕惕若厉’,以阴息也。因日以动,因夜以息,唯有道者能行之。夫徐偃王为义而灭,燕子哙行仁而亡,哀公好儒而削,代君为墨而残。灭亡削残,暴乱之所致也,而四君独以仁义儒墨而亡者,遭时之务异也,非仁义儒墨不行;非其世而用之,则为之擒矣。《淮南子》 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失之己,反之人,岂不迂乎哉!《荀子》
宁越,中牟之鄙人也。苦耕稼之劳,谓其友曰:“何为而可以免此苦也?”其友曰:“莫如学。学三十岁则可以达矣。” 宁越曰:“请以十五岁。人将休,吾将不敢休;人将卧,吾将不敢卧。”十五岁而周威公师之。矢之速也,而不过二里,止也;步之迟也,而百舍,不止也。今以宁越之材而久不止,其为诸侯师,岂不宜哉?《吕子》

或跃在渊,无咎
    必须学会“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领导方法,必须养成善于听取群众意见的民主作风。《毛泽东》 
    应该使每一个同志懂得,只要我们依靠人民,坚决地相信人民群众的创造力是无穷无尽的,因而信任人民,和人民打成一片,那就任何困难也能克服,任何敌人也不能压倒我们,而只会被我们所压倒。 《毛泽东》
     蛟龙 ,水虫之神者也 ,乘于水则神立 ,失于水则神废。人主 ,天下之有威者也 ,得民则威立 ,失民则威废。蛟龙待得水而后立其神,人主待得民而后成其威,故曰:「蛟龙得水,而神可立也 。 」《管子》
至人潜行,譬犹雷霆之藏也,随时而举事,因资而立功,进退无难,无所不通。《文子》
主贤世治则贤者在上,主不肖世乱则贤者在下。今周室既灭,而天子已绝。乱莫大于无天子,无天子则强者胜弱,众者暴寡,以兵相残,不得休息,今之世当之矣。故当今之世,求有道之士,则于四海之内,山谷之中,僻远幽闲之所,若此则幸于得之矣。得之则何欲而不得?何为而不成?太公钓于滋泉,遭纣之世也,故文王得之而王。《吕子》
周公旦,文王之子也,武王之弟也,成王之叔父也,所朝于穷巷之中、瓮牖之下者七十人。文王造之而未遂,武王遂之而未成,周公旦抱少主而成之,故曰成王。不唯以身下士邪。《吕子》   
     黄帝曰:吾身未自知,若何?对曰:后身未自知,乃深伏于渊,以求内刑。《四经》
     龙生于水,被五色而游,故神。欲小则化如蚕蠋,欲大则藏于天下,欲上则凌于云 气 ,欲下则入于深泉,变化无日,上下无时,谓之神。《管子》
  
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九五曰:‘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何谓也?’子曰:‘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则各从其类也。’《文言》
  有虞之君天下也,使天下贡善;殷周之君天下也,使天下贡才;夫至众贤而能用之,此有虞之盛德也。《尸子》
    当尧之时,舜为司徒,契为司马,禹为司空,后稷为田畴,燕为乐正,垂为工师,伯夷为秩宗,皋陶为大理,益掌驱禽,尧体力便巧,不能为一焉。尧为君而九子为臣,其何故也。尧知九职之事,使九子者各受其事,皆胜其任,以成九功。尧遂成厥功以王天下。是故知人者王道也,知事者臣道也;王道知人,臣道知事。毋乱旧法,而天下治矣。《说苑》
  昔孔子与颜渊、子贡更相称誉,不为朋党;禹、稷与皋陶传相汲引,不为比周。何则?忠于为国,无邪心也。故贤人在上位,则引其类而聚之于朝;《易》曰:‘飞龙在天,大人聚也。’《刘子政》
文学夫子曰:“昔成康之世,君之德与臣之力也。”先生曰:“非有圣智之君,恶有甘棠之臣?故虎啸而风寥戾,龙起而致云气,蟋蟀俟秋吟,蜉蝣出以阴。《易》曰:‘飞龙在天,利见大人。’鸣声相应,仇偶相从,人由意合,物以类同。是以圣主不遍窥望而视以明,不殚倾耳而听以聪,何则?淑人君子,人就者众也。故千金之裘,非一狐之腋;大厦之材,非一丘之木;太平之功,非一人之略也。盖君为元首,臣为股肱,明其一体,相待而成。《文选》

亢龙有诲
三王四代唯其师。《学记》
圣人生于疾学。不疾学而能为魁士名人者,未之尝有也。《吕子》
朝夕纳诲,以辅台德。《说命》
士不厌学,故能成其圣。《管子》      
予闻曰:‘能自得师者王,谓人莫己若者亡。’好问则裕,自用则小。《仲虺之诰》
神农师悉诸,黄帝师大挠,帝颛顼师伯夷父,帝喾师伯招,帝尧师子州支父,帝舜师许由,禹师大成贽,汤师小臣,文王、武王师吕望、周公旦,齐桓公师管夷吾,晋文公师咎犯、随会,秦穆公师百里奚、公孙枝,楚庄王师孙叔敖、沈尹巫,吴王阖闾师伍子胥、文之仪,越王句践师范蠡、大夫种。此十圣人、六贤者未有不尊师者也。今尊不至于帝,智不至于圣,而欲无尊师,奚由至哉?此五帝之所以绝,三代之所以灭。《吕子》
    虽有至圣,不生而知;虽有至材,不生而能。故志曰:黄帝师风后,颛顼师老彭,帝喾师祝融,尧师务成,舜师纪后,禹师墨如,汤师伊尹,文、武师姜尚,周公师庶秀,孔子师老聃。若此言之而信,则人不可以不就师矣。夫此十一君者,皆上圣也,犹待学问,其智乃博,其德乃硕,而况于凡人乎? 《潜夫论》
    帝者臣,名臣,其实师也;王者臣,名臣,其实友也;霸者臣,名臣,其实宾也;危者臣,名臣,其实庸也;亡者臣,名臣,其实虏也。《四经》      
    哀公问于子夏曰:“必学然后可以安国保民乎?”子夏曰:“不学而能安国保民者,未之有也。”哀公曰:“然则五帝有师乎?”子夏曰:“臣闻黄帝学乎大坟,颛顼学乎禄图,帝喾学乎赤松子,尧学乎务成子附,舜学乎尹寿,禹学乎西王国,汤学乎贷乎相,文王学乎锡畴子斯,武王学乎太公,周公学乎虢叔,仲尼学乎老聃。此十一圣人,未遭此师,则功业不能着乎天下,名号不能传乎后世者也。”诗曰:“不愆不忘,率由旧章。”《韩诗》
譬之若登山,登山者,处已高矣,左右视,尚巍巍焉山在其上。贤者之所与处,有似于此。身已贤矣,行已高矣,左右视,尚尽贤于己。故周公旦曰:『不如吾者,吾不与处,累我者也;与我齐者,吾不与处,无益我者也。』惟贤者必与贤于己者处。《吕氏春秋》

见群龙毋首
   强国众,先举者危,后举者利;强国少,先举者王,后举者亡。战国众,后举可以霸;战国少,先举可以王。《管子》
    先唱者,穷之路;后动者,达之源。《文子》
   德盛义尊而不好加名于人,人众兵强而不以其国造难生患,天下有大事而好以其国后,如此者,制人者也。《管子》
  尧不以帝见善绻,北面而问焉。尧,天子也;善绻,布衣也。何故礼之若此其甚也?善绻得道之士也,得道之人,不可骄也。尧论其德行达智而弗若,故北面而问焉,此之谓至公。非至公其孰能礼贤?《吕氏春秋》

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终日乾乾,天之健,坚持不懈。
无咎,地之健,默默地承受这一切。
夕惕若厉;人之健。厉者,励也。
凡成就大事业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使常人惧怕的事(惕),看不到希望的事(夕),对这类人却有着特别的激励作用(若厉)。平平淡淡的生活,对他们没有吸引力。
无三健之性格,岂能成就超常之大业。

精彩图文
南长区周敦颐文化知识培训服务部版权所有 · 工商注册号:320203600120435  苏ICP备080154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