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敦颐学校:无锡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周敦颐简介 >

品味周公《爱莲说》寻访宋朝理学风

时间:2009-09-15 12:22 来源:未知 作者:胜地怀古 点击:

濂溪书院,始称濂溪书堂,亦称濂溪祠。宋嘉祜六年(1061年),周敦颐“迁国子博士,通判虔州(今赣州市),道出江州,爱庐山之胜,有卜居之志,因筑书堂于其麓。堂前有溪,发源于莲花峰下,洁清绀寒,下合于湓江,先生濯缨而乐之,遂寓名以濂溪。”濂溪本是周敦颐故里之名,周敦颐远离故乡,在外地长期为官,一来因为清廉而贫不能返乡,二来喜爱庐山之美,结屋于此,取名“濂溪书堂”,表示侨寓此地,乡关在目之意。。

周敦颐有自为《濂溪书堂》一诗,诗曰:“潺潺来数里,到此始澄清。有龙不可测,岸木寒森森。书堂构其上,隐几看云岑。……。千蔬可卒岁,绢布足衣衾。饱暖大富贵,康宁无价金。吾乐盖易足,名廉朝暮箴。元子与周子,相邀风月寻。”给我们描绘了一幅濂溪书堂依山傍水、一派田园风光的画面。也表达了周敦颐潇洒、飘逸的人生观以及名“廉”为箴的思想追求。书院布局合理,错落有致。整个书院前临秀溪,后倚青山,松涛白云,流水锵然。

周敦颐,字茂叔,原名敦实,避英宗旧讳,改名敦颐。北宋道州营道(今湖南道县)人,世称濂溪先生。宋代著名思想家,理学的奠基人。周敦颐在中国儒学史上有承前启后的历史地位,黄百家曾评价:“孔孟而后,汉儒止有经传之学,性道微言之绝久矣。元公崛起,二程嗣之,又复横渠诸大儒辈出,圣学大昌。故安定、组徕卓乎有儒者之规范,然仅可谓有开之必先。若论阐发心性义理之精微,端数公元之破暗也”(《宋元学案·濂溪学案》)。

许多名人诸如黄庭坚、苏轼、“二程”、朱熹、王守仁等等,都曾在此驻有足迹。南宋淳熙四年(1177年)朱熹撰《濂溪先生祠堂记》、《濂溪先生画像记》。两年后,他知南康军,不仅怀着对先师敬仰之情,遍访元公当年在南康、庐山、江州的遗迹,修缮先生旧居,建“爱莲碑”、题“爱莲匾”,还亲自把白鹿洞书院的生徒带到山北拜谒濂溪祠。“我率诸生拜祠下,要令今古播清芬”。

濂溪书院自创办以来,书院人文蔚起,声名远播,濂溪遗韵历久弥光,历代名师在此传道授业,一大批经天纬地之才脱颖而出。濂溪书院绵延八百余年,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的英才,使他们迈向辉煌人生,堪称九江书院史奇观。

这里不仅为周敦颐读书、著述、讲学、藏书以及后人奉祀的场所,而且随时代的发展,拓宽了文化教育的功能,培养人才、交流学术,成为官方的学校,为当地最高学府。南宋嘉定间赵崇宪又增辟濂溪书院。赵崇宪为宋代宰相赵汝愚之子,曾受学于朱熹。他在书院左侧筑学舍二十六间,“将选邦人之俊秀者,朝斯夕斯,以藏明先生之业”。他做了《书院开讲祝文》,强调了濂溪书院是教育子弟、培养人才的场所,“异时人才辈出,将越我国家万年,嘉言赖之”。濂溪书院已颇具规模,是正式的学校,有学田,有堂长。元朝至元二十八年(1291),总管陈时举新作濂溪书院于府治之东,时翰林学士姚燧作了《濂溪书院记》一文刻石。理学家黄泽在濂溪书院讲学,被推为“覃思之学第一”,著作甚丰。元代理学家吴澄延祐六年(1319)的十月留江州,寓居九江濂溪书院,一边疗养,一边讲学,并阅读其中藏书。

濂溪书院在我国书院史、教育史、哲学史上,有着不容忽视的重要地位,在理学发展史上,更处于其他书院无法比拟的核心、灵魂和渊源的显赫位置。历史上到濂溪书院求学、游学、拜谒、寻访者,可谓连绵不断。

来到濂溪书院,正欲踏书院的阶梯,忽闻琅琅书声在空中飘荡——时而清晰,时而朦胧,抑扬顿挫,铿铿锵锵,节奏强烈且韵味十足,飘飘渺渺,起起伏伏……似在眼前,又好像十分遥远……

走进书院,扑面的潮湿夹着阵阵苦涩,迷蒙着双眼——那是一股来自宋朝的风!

迷迷茫茫,周夫子讲学的风采隐隐再现,谈吐中,闪烁着理性和哲学的光芒……

环望四周,是清一色的宋代建筑,青砖火瓦,木窗木栏,古朴中透着逼人的沧桑;希濂堂内,周公遗物尚存:一桌、一椅、一凳、一榻,亲切地向人们讲述着一位宋朝县令的简朴生活和他心爱的莲……

轻抚周公遗物,顿觉怆然!

“出污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

千百年来,《爱莲说》中的一句经典,不知激励着多少仁人志士,不知醉倒了多少文人墨客,又不知有多少人为之倾倒、为之痴狂!

渐渐远去的濂溪书院,留下了缕缕清芬,在浔城大地,芳香四溢。正是:分得庐山水一溪,濂名万古合昭垂。光风霁月依然在,肯与人间较盛衰。

精彩图文
南长区周敦颐文化知识培训服务部版权所有 · 工商注册号:320203600120435  苏ICP备080154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