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敦颐学校:无锡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海纳百川 >

现代文明和《周易》

时间:2009-09-17 10:05 来源:未知 作者:国学打假 点击:

    刘正在全国《周易哲学和河洛文明学术讨论会开幕式上的学术演讲: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专家和教授、大会主席:
    你们好!
    蒙大会组织者指定我出席这个盛会,并就现代文明和《周易》的若干问题进行专题演讲,对此,我表示衷心感谢!

    今天,可以说《周易》已经深入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在我们周围也经常可以见到那些打着“著名易学家”或“易学大师”,甚至“易学泰斗”旗号的人。从买房子到给孩子起名字,我们都可以看到那些正在四处活动的“易学大师们”的身影。在大小书店里,《周易》类的书籍数量之多,几乎快可以和通俗小说相媲美了。我们说中国古籍多得汗牛充栋,但是,根据古文献专家们的粗略统计,在古代中国,这些古籍中只有两类古籍数量最多,第一类是研究《周易》的书,第二类是注解杜诗的书。今天,大家都津津乐道地从哲学、儒学、医学、经济学、管理学、生物学、物理学、天文学、道教、文艺理论、军事学、阳宅风水、命理、姓名、武术、气功、阴宅吉凶,甚至从禅宗到炒股票等等在畅谈《周易》。用句古代的话叫做“《易》道广大,无所不包”。这一现象早在清代就已经大为盛行了,以至于《四库全书总目》中也发出了“好异者又援以入《易》,故《易》说愈繁”的感叹。然而,作为一名专业的《周易》研究学者,我想说上述这些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正统正宗的《周易》之学。这是我首先想给大家泼的第一盆冷水。
    我想给大家泼的第二盆冷水就是:在现代学术界,我们没有几个人是真正读懂《周易》、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的《周易》学家。实际上,我在国外讲学时曾说过一句很尖刻的话:“整个20世纪,我们只有两个半易学家!”哪两个半人呢?第一个是杭辛斋先生,第二个是尚秉和先生。那半个是谁呢?是张政烺先生。我个人以为只有这两个半人才是真正把《周易》读懂的、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的《周易》学家。换句话说,衡量一个人的易学知识水准,只要看看他对传统《易》说的继承和理解的程度,即看看他对杭先生的《周易杭氏学》、尚先生的《周易尚氏学》、张先生研究《周易》的几篇论文的理解程度就可以了。那么我们更多的是什么样的易学家呢?是以偏代全性的易学家。也就是说,现代易学界的一些易学家,他们本来是研究中国哲学、文学、历史、医学、美学、数学等方面的专业学者,现在又从他们各自的学术领域和角度来研究《周易》。可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学者几乎根本就读不懂杭辛斋、尚秉和、张政烺三位先生研究《周易》的专业论著。而让我感到忧虑的是: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包括港台,目前十分之九的《周易》研究著作全是这些半路出家的人文科学或自然科学的专业学者们变脸后著述的成果。看了他们的那些《周易》研究著作,你可能面临着不知道原始的《周易》究竟是在讲些什么内容的疑惑。似乎我们今天所有的先进的科学知识和学问,而《周易》中都全有了!很多反对《周易》的人最初正是在这一困惑得不到合理解答之后,就开始走上了把《周易》斥之为伪科学的道路上。
    另一方面,伪科学在《周易》研究上大肆横行,他们披着“易学家”、“易学大师”、“易学泰斗”等招牌,他们一忽悠起《周易》来,不但和尚、老道个个都成了已经身怀绝技又参透天机的先知先觉,甚至好像连UFO驾驶员和湖北神农架野人此刻也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正在四处寻找着精通《周易》的世外高人似的。在报纸上,各类报道也层出不穷。今天说这个破译了河图,明天说那个又破译洛书……面对他们的这些惊天动地的观点,我们只好感叹自己肉眼凡胎、非呆即傻,进而开始怀疑我们自己的大脑容量可能还远不如五十万年前周口店的那个著名的北京猿人。这类伪科学和伪易学的“学术”垃圾在当前的易学出版物中居然还占有一定的比例,这是让我十分担忧的。
    可能有很多读者最初是抱着想学算卦的想法来读《周易》的。我们大家可能或多或少的听说过这样一些话:通俗一些的如什么“学会了《易经》会算卦”、什么“懂《易》见天心”、高雅一些的如什么“《易》奇而法”、什么“《易》乃漆室之门”、什么“《易》有一车之怪”等等。不论您是研究《周易》还是一般性的阅读,您肯定要或多或少地涉及到对《周易》占卦实践的验证上来。可是,我想提醒大家,请您千万要记住“善《易》者不占”这句话。它的意思是说,真正精通《周易》的人,是不会拿它去算卦的,这是那些真正懂《周易》的学者们留给我们的至理名言。从远古社会走到现代社会,人类社会的发展每时每刻当然需要对未来作出合理的预测。今天,众所周知的天气预报,在商代则是甲骨文占卜的主要内容之一。在《周易》中也有“密云不雨,自我西郊”这样的预测天气的内容。因此,在商周时代的中国社会,并行着两套最为重要的算卦体系,即卜法和筮法。这里的筮法主要是指《周易》。可是,我想提醒您:您学了《周易》并不能保证您就会算卦,更不要说算得准不准了。这是我想给大家泼的第三盆冷水。类比来说,您学了孙过庭《书谱》,学会了写永字八法,并不能保证您就一定能写手好字,更不要说能否成为书法家了。
    三盆水泼完,关于《周易》和现代文明的若干问题,也就开始登场了。
    好听的,说《周易》是中国文化的源头活水。难听的,说《周易》是中国古代自然科学不发展的罪魁祸首。正宗的,说《周易》是中国古代五经之首、六经之首直到十三经之首。怪异的,说《周易》中蕴涵了宇宙的奥秘。荒诞的,说《周易》是外星文明的产物。在《周易》研究上,从古到今各种各样的观点都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正可谓“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乱归乱,但是,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研究《周易》,应用《周易》。是古为今用,是《易》为我用。挖掘古典,造福今人!在对《周易》的基本认识上,中国哲学史上第一部金璧辉煌的、伟大的解读《周易》的著作——《易传》,正式提出了研究和应用《周易》的四大体系说。即:《易》有圣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辞,以动者尚其变,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
    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它是在讲《周易》这一部书实际上却包含了圣人的四个方面可供人们去学习的道理和功能。哪四个方面呢?想要  用它来指导自己的语言和说话艺术的人,可以直接学习它的文辞;想要以它来指导自己行动的人,就要学习它的变易特点;想要用它来指导自己制造工艺的人,就要学习它对形象的把握;想要用它来算卦的人,就要学习它的占筮方法。而我们已经知道在此之前,《周易》只是具有一个特定的作用:“以卜筮者尚其占”!现在,正是因为《易传》的出现,致使《周易》的占筮特点已经退化到了第四位!原始的唯一性的目的和体系现在被改造成了具有四个并列的功能属性的新学说,即保留了传统,又对传统进行了全面的革新和整合。既然它具有四个功能,那么现代某些学者一味地指责《周易》的卜筮功能试图来否定全部《周易》学说,显然这类观点是不合适的。
    我们知道,周王朝是中国古代所谓的上三代的最后一个朝代,在它之前还有夏代和商代。在古代易学史上的一般概念认为,夏、商、周三个朝代各有一部王朝定本的占筮书,夏代的叫《连山》,商代的叫《归藏》,周代的叫《周易》。把这三种占筮书并称为“三易”,可见“易”字的最为重要的含义就是占筮书,而“三易”中只有周代的占筮书叫《周易》,可以看出“三易”的“易”字和《周易》的“易”字在这里具有同等意义。但是,《周礼•太卜》中在讲到“三易”之时也同时提出了“九筮之法”。这里的“九筮之法”却成为古今易学史上的不解之迷之一!“九筮之法”也就是指九种占筮方法。今天,我们所掌握的《周易》的占筮方法是通过保留在《易传•系辞》中的“大衍之数五十”一章内容而得知的。除此之外,居然还有八种占筮方法在当时存在!是“三易”各有三种占筮方法、三三得九的“九筮之法”,还是每一种易书都有九种占筮方法的“九筮之法”,抑或是“三易”之外还独立存在着和“三易”无关的“九筮之法”?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千古之迷了。古今那么多的易学家、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礼学家、古文献学家等学者和专家们都想找寻文献资料解决这个难点。可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我们至今所能找到和了解的只是保留在《易传•系辞》中的唯一的一种占筮方法。
    但是,就这唯一的一种占筮方法,在古代中国逐渐发展壮大,根据我对古文献的考察,到了唐代,中国出现了以《周易》为核心的共五十六种算卦方法!我们大家所熟悉的如风水堪舆、阴阳宅、八字、风角、面相、星相、占梦、太乙、六壬、测字、鸟卜、式盘、灵棋、枚筮等等,还有很多今天已经失传了的算卦方法。这些算卦方法,作为古代文化传统和民间信仰而存在着。它们有的是和《周易》学说有关,有的则无关。比如在风水堪舆和阴阳宅上,就有宗庙之法和江西之法两大派别。宗庙之法和《周易》学说有关,而江西之法则基本上是无关的。过去,我们很多人把晋代的郭璞推举为风水学的祖师爷,其实在他之前,在司马迁的《史记•日者列传》中就已经有了对“堪舆家”的记载。
    唐代应该说是古代中国占筮传统的真正高峰,甚至是顶峰!在其前后,虽然这一传统也很发达,甚至金钱卦、《麻衣神相》、《梅花易数》、《紫微斗数》、《渊海子平》等算卦方法在明清时期大盛天下,但是也无法和盛唐文明时期的五十六种算卦方法同时并存的局面相提并论的。
    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开诚布公地说:“精通《周易》并不能真的使你成为一个可以事事都趋吉避凶的人!”
请大家想一想,假如一个人下了很大的功夫终于学会了《周易》占卦的方法,他有没有可能凡事都要先算上一卦呢?当他屋子着火、开车被撞、游泳溺水、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他有算卦的机会和时间吗?当股市突然间疯涨或者爆跌、当爱情突然间降临或者离去、当自己的亲人住院等待着您签字动手术抢救的时候,您准备怎么办?找“易学大师”吗?他要是没在您身边那还真是万幸,一旦他在您身边他可能会告诉您:您得到答案的第一个代价是应该准备好您口袋里的银子,而且数量上肯定还是“大大的干活”。为了打消您对他产生的那“趁人之危劫财劫色”的误解,“易学大师们”这个时候就显示出了那超常的精通思想教育工作和顾客消费心理的天赋:他们肯定会使用“消财去灾”这一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道理来劝说您。要是您以前还多少信点佛教,对他们来说那就更好办了!结果就是您很可能心甘情愿地就把大把大把的银子和整栋整栋的房子都拱手送给了算卦先生。
    这样的例子还少吗?我们看在袁氏兄弟雇佣杀人案的背后,不是正活动着一位这样的“易学大师”吗?!在香港的亿万富翁龚如心刚死,不是就立刻冒出来一个想骗取全部遗产的“易学大师”吗?!因此,我首先想告诉大家:精通《周易》并不能保证您的人生和事业的一切方方面面都趋吉避凶。那种认为只要花上一点小钱、雇上一个为我私人独有的“易学大师”、就可以永远地躲避开一切灾难、从而可以放心大胆地继续作恶多端并骗取钱财的想法,实在是自欺欺人。就算是那个算卦先生的卦算得再准,可难道您忘记了“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个道理?!假如“懂《易》见天心”这句话是真理,那么《周易》只是记载“天心”这个自然规律的一部经典而已,而不是凌驾于“天心”之上的一个玉皇大帝!用《易传》的话说就是“《易》与天地准,故能弥伦天地之道”。“准”在这里的意思是对应、一致。“《易》与天地准”是指《周易》的价值属性和功能是和天地自然的规律相一致的。“弥伦”的意思是包罗、囊括。“故能弥伦天地之道”的意思是说《周易》因此上才可以包罗天地之间所有的规律和法则。而对于算卦先生来说,就算您的卦真的“碰准”了几次,使别人、特别是那些作恶多端的坏人躲避了应该受到的惩罚,您是否考虑到在您的钱包鼓起来的时候您为此也该受到的加倍惩罚?!不管这一惩罚来自道德良心还是来自法律社会,哪怕是来自神秘莫测的神鬼世界!假如存在的话……
过去在佛教界有句至理名言叫作“神通抵不住业力”。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卦算得再准,本事再大,哪怕到了五眼六通的神仙境界了,该出现的灾难,也就是所谓的业力,也还是要照出不误。我记得以前听别人说过一句很尖刻的话,是专门送给算卦先生的,那就是:“他能算出他的客人们发财的准确时间,却算不出他自己今天的午饭钱此刻正在哪位客人的口袋里!”
    一句话,《周易》可不是保护您为非作歹的厚黑学。
    然而,我不得不说,在今天大量出版的那些津津乐道地讲述《周易》的人生智慧的著作,可能正是把《周易》当成了一部厚黑学经典了。在他们眼里,《周易》比《孙子兵法》、比三十六计、比《三国演义》、比《论语》更具有指导意义和存在价值。

    在此,我还是想提醒大家:不要以为自己精通《周易》算卦技术和有了“易学大师”做靠山,就可以躲避灾难变得刀枪不入了。更不要以为自己命好运强,又时不时还念念“阿弥陀佛”就已经会老天保佑自己趋吉避凶了。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权委托给一名职业算卦先生,却不注重自身的道德修养和遵纪守法,那简直就是玩火自焚。
    我知道,今天有很多大小企业的老总们、很多单位的大小官员们热衷于学习《周易》、热衷于四处托关系找《周易》专家和学者们交朋友。这一现象的积极进步意义是促进了易学研究的普及和发展。作为一名专业易学研究学者,我要特别感谢你们在《周易》的普及和发展上做出的积极奉献!但是,从利用科学发展观来建设和谐社会的角度上讲,更需要注重自身的道德修养。我想这是《周易》学说,特别是《周易》管理思想的核心和基础。
    其实,从《周易》产生之初,就一直存在着对道德的自律和自强不息的要求。在《易传》中就很明确地提出了“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观点!这句尽人皆知的至理名言,今天被不少大学和企业作为经营理念和训条。比如,著名的清华大学的校训就是这句话。“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几句话的大意是说天(即自然)的运动特点是刚强劲健,而君子就应该像天一样,自我力求进步,刚毅坚忍,发愤图强,永不停息;大地的气势特点是厚实和顺,君子就应该学习大地的增厚美德,容载万物的品格特征。所以,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是要人们效法天地,在道德和学业等方面不断地去进取和努力。人一旦效仿了天地自然,就实现了“天人合一”的要求,人和天地统一为一体,所以天地之道也就是人生之道。二十多年前,在我上大学期间,著名学者和当时的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启功先生,在得知我一直在研究《周易》和古文字学之后,一天,他把我叫到他的家里,亲自给我书写了这句条幅,赠送给我。二十多年来,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无论是处于顺境还是逆旅,我一直携带着它!得意了,看看它。失意了,也要看看它。就我个人来说,我会算卦,我随时随地可以给我自己算上一卦,我也不需要给我自己支付卦金。但是,二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有为自己算过一次。相反,我更多相信的是: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的人文精神和道德修养。
    我想举一个著名的案例:《左传•昭公十二年》记载的南蒯这个人想背叛鲁国去投靠齐国,他找人算了一卦,得到的结果是《坤卦•六五》爻。这一爻的象辞是“黄裳”,即黄色的衣服。兆辞是“元吉”,从一开始就显示出是很吉利的。他把这一结果拿给惠伯看,并且得意洋洋地说:“就算有事,又能把我怎么样?因为我占了一个吉利的卦,老天保佑我呀!”惠伯却忠告他说:“我曾经学过《周易》,我知道算卦这类行为用在忠信之类的事情上还是可以的。用在其他方面,肯定行不通。为什么呢,因为《易》不可以占险。”……可见强调忠信和道德是当时使用《周易》占卦的前提条件。
    而这里出现的“《易》不可以占险”这句话,大意是说不能将《周易》算卦使用在冒险和邪恶的事情上。这是必须牢记的一条准则!这一规则是对占卦者和求卦者两方面而言的。所以假如你想通过算卦推算股票、彩票和基金的买卖出入问题,那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老祖宗早就告诫我们了:“《易》不可以占险”。
    那么,我们今天所面对的一个最为重大的问题是:《周易》的占筮方法在现在是否还有效?用易学研究上的术语那就是易卦的共时性问题。而使用《周易》占筮的结果有多少准确性?用易学研究上的术语那就是易卦的或然律问题。对易卦的共时性问题和或然律问题的研究,至今还是国内外易学研究的禁区和软肋之一。我们缺乏的是对易卦进行十分准确地描述的数学模型。这使我们无法利用数理统计和计算机模拟的方法来客观地描述易卦的推导过程。目前的计算机算命软件种类繁多,但是全缺乏对共时性问题和或然律问题的处理和考虑。这一点正是传统上所谓的“推卦靠数学,断卦靠神学”。计算机为我们推算的结果,没有一个断卦过程。因为计算机模拟人脑思维和逻辑判断的技术难题可能在本世纪内还得不到很好的解决。因此,解决易卦的共时性问题和或然律问题也就变得十分渺茫。既然如此,那么让我们再回到对易学的人本主义追求上吧。
    我们知道在《周易•乾卦•九三》中就特别强调了作为君子应该具有的日常生活态度,也就是“君子终日乾乾,夕惕”,完整地来看,这句象辞实际上是“君子终日乾乾,终夕惕惕”。也就是讲一名君子应该白天自强不息奋发向上,晚上应该谨小慎微闭门思过。这一爻的兆辞就是“若厉,无咎”。只要你按照上面的要求去做了,就算是有什么大灾大难等着你。你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在《坤卦•六三》爻还特别又提出了对君子的另外一种德行要求,即“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这里面前两句是象辞。后两句是兆辞。它的意思是讲包含有美好的品德,才可以出来协助国王工作。哪怕你再没有什么成就,也会有个良好的结果。这几乎是在讲为官之道了。我们都知道有所谓“伴君如伴虎”之说,在《周易•革卦》中还明确有“大人虎变”这句爻辞。这可能是把国君比作老虎的直接来源。但是,只要你具有了良好的道德修养,哪怕让你去侍奉君王也会有个良好的结果。所以,在《革卦》上述象辞之后的兆辞就是“未占。有孚”。    “孚”的意思是诚信。这句兆辞的意思是说当国君像老虎一样变化莫测又耀武扬威时,作为臣子的你不用再去占什么卦,只要具有了诚信的品德就够了。而一旦你不能把这一良好的道德坚持到底,就会出现《周易•恒卦》中所说的“不恒其德,或承之羞”的情况。这是什么意思呢?它的大意是讲假如一个人因为环境和外界因素不能坚持自己已经具有的良好的品德,那么就很可能会要承受别人对你的羞辱了。其结果就是“贞:吝”,也即占问了一下,得到的答案是有麻烦要来。
    ——我们想想,最近十几年的反贪反腐行动中,有哪一个不是在谴责自己没有把持好自己的最初的纯净心理?!在《周易》上,这就叫作“不恒其德”!结果呢?接受人民法庭的审判,丢失了美好的前程和良好的工作,连自己的亲人也跟着受到责难或牵连,这难道不正是“或承之羞”的写照?!
    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的人文精神和道德修养主要是来源于《周易》的《乾》《坤》两卦卦爻辞。其中,在厚德载物方面,《坤卦•**》的卦辞还十分形象地使用了“括囊。无咎。无誉”来加以说明。在这里,“括囊”是象辞,而“无咎”和“无誉”是连续出现的两个兆辞,是典型的一象多兆类的象辞和兆辞对应关系。它的大意是讲对于在外为官的人,你应该像被扎起口的口袋一样,看住你自己的嘴巴,不要对外散布任何消息,你应该像大地一样默默地承载一切,真正做到只听不传。这样一来即可以使你免除什么灾祸,也不会给你带来什么美誉。从乾坤对立的角度上说,《乾卦•九三》已经反复告诫君子要“终日乾乾,终夕惕惕”了。但是,自强不息的人一般多喜欢打抱不平,这就犯了言多必失的大忌。因此,作为自强不息的对立和补充,《坤卦•六三》“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的出现,就成了君子的行动准则。而《乾卦•九四》为自强不息的君子设计了一个“或跃在渊”的下潜阶段,相应的《坤卦•**》也就出现了“括囊”的身心修养要点。
    过去有很多人以为一讲到《周易》哲学肯定就是“阴阳”二字!这实在是大错特错的一个误解!这一误解甚至一直延续到现在。我们大家知道,不久以前还有位著名学者主张《周易》哲学“影响中华文化的思维方式”,“是近代科学没有在中国萌芽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一观点我们是不能赞同的。可能他们会以为:《周易》的思维方式无非就是一阴一阳,就是阴阳平衡,也就是“宇称守恒”。而我们则正好是主张“宇称不守恒”的。我们不但造了中国古代《周易》哲学“一阴一阳之谓道”的阴阳平衡说的反,为此我们还造了牛顿力学“宇称守恒”说的反,实现了中国人获取诺贝尔奖的零的突破!帮助中国人“改变了中国人自己觉得不如人的心理作用!”
这里,我首先想表明的是:我尊重一切勇于创新又大长中华民族志气的科学家们的科研成果和探索精神。但是,作为一名研究西周王朝的历史、思想和文化的专业学者,我有责任对这些误解进行澄清。
    早在1922年,大哲学家冯友兰先生也曾提出过类似的主张。当时冯先生是否已经精湛地研究过《周易》,已经不得而知。但是,尽人皆知,十年以后,他在《中国哲学史》一书中已经使用“以实证主义方法分析《周易》哲学”。而我有证据证明冯友兰先生在这以后他长期地、持续不断地在研究《周易》哲学。甚至在生活和生存都很不稳定、外族入侵中国的西南联合大学时期,冯友兰先生还在认真地研究着《周易》。他当时正在反复地阅读着英国著名汉学家利雅格先生的《英文周易》一书。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尊敬的师长、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著名的中国哲学史家方克立先生在为我查找我需要的一份资料时,在图书馆中意外地发现了冯友兰先生在西南联合大学期间的一张借书单,那上面写的借阅书目正是那本十九世纪晚期出版的利雅格先生的《英文周易》。而且,我还曾就此事在1987年专程拜访了当时年已九十多岁的北京大学教授冯友兰老先生,得到了他老人家当面的认可。冯老先生当时也很坦诚说,他那时也经常利用《周易》来推算国运。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冯先生连续发表了《易传的哲学思想》(1960)和《易经的哲学思想》(1961)两篇著名论文,我们看不出他有指责《周易》哲学“影响中华文化的思维方式”那样的主张。
    不错,把“一阴一阳之谓道”理解为《周易》哲学的思维方式在物理学上的“宇称守恒”说是可以的。但是,这样的理解只对了一半。因为,在《易传》中“一阴一阳之谓道”这句话的后面紧跟着的就是另一句著名的观点:“阴阳不测之谓神”!什么叫“阴阳不测”?我们明白了“一阴一阳”的“可测”,也就明白了当无法把握事物的性质和结构在阴阳构成方面的比例时,我们就使用“阴阳不测”这一描述,也就是在阐述阴阳的不平衡。因此,假如把“一阴一阳之谓道”理解为物理学上的“宇称守恒”说在《周易》哲学中的理论根据的话,那么“阴阳不测之谓神”就是物理学上的“宇称不守恒”理论在《周易》哲学中的理论依据。
     在科学高度发达的今天,某些对古代文化缺乏了解的年青学者,特别是那些以为自己已经镀了金、留过洋的个别肤浅之士,今天否定《周易》,明天否定中医,后天就可能要否定中国文字和文化了!而他们自己不知道这样做的无知和肤浅,却还沾沾自喜地以为他们自己才是拯救中国科学事业的诺亚方舟。请想一想,《易传》中提出的关于《周易》哲学的“以制器者尚其象”的观点,难道不正是中国古代哲学对自然科学的一个积极的指导?!当我们一想到这样注重实践科学的学术思想居然产生在几千年前的时代,我们就为《周易》哲学的伟大和《易传》哲学的金璧辉煌而赞叹不已!请问,《周易》哲学的思维方式什么时候“认为技术不重要的”了?!《周易》哲学什么时候把技术制造等同于“奇技淫巧”了?!而且,中国古代那些著名的自然科学家、特别是数学家、天文学家和物理学家,史料记载,他们都是在精通《周易》的基础上才去创新的。我想我们不必要再重复地讲道教对内丹的追求和实践开启了中国古代实验化学的先锋这样一个人所共知的事实吧,而从汉代的张衡和刘徽到唐代的僧一行和李纯风,从宋代的沈括和李诫到元代的郭守敬,从明代的宋应星和朱载育,到清代的方以智和李善兰……这些中国古代著名的自然科学家们,他们都是精通《周易》的学者,都是《周易》哲学思维方式中的“以制器者尚其象”学说的积极实践者。
    特别是李淳风,这位唐代著名的数学家和天文学家,还成为唐代至今算卦和预测的祖师爷一级的传奇性的人物。比如,尽人皆知而又神秘莫测的《推背图》和《藏头诗》相传就出自他和袁天罡二人手下。遗憾的是,关于《推背图》和《藏头诗》的研究,哪怕是版本学的研究,至今也是我国学术界的禁区!
    科学发展到今天,证明了很多古代传说记载的真实性!在古代易学史上,关于谁是八卦的创始人,一般有四说:伏羲画卦说、神农画卦说、大禹画卦说、文王画卦说。关于伏羲、神农和大禹这三个人是真实的历史人物还是神话中的人物,或者是秦汉时代杜撰的远古人物?古今众说纷纭。宋代以前多相信他们是真实的历史人物。从宋代开始的疑古风气到现代古史辩学派之间,大多主张他们是神话中的人物或者是秦汉时代杜撰的远古人物。但是,最近三十年间,大量考古文献的出土,正在直接或间接地印证着这三个人物可能远在商周时代就已经出现在史料记载中。张政烺先生在对考古发掘出土的文献进行研究时意外地发现:安阳四盘磨村出土的一片商代甲骨文上同时出现了“魁”和“隗”两个字,根据《帝王世纪》一书中的史料记载,“魁隗”就是神农的别名。也就是说商代史料中已经出现了对神农的直接或间接的记载。再如,最近报导的在西周青铜器铭文上发现了有关大禹治水的记载。也就是说在西周时代已经流传着有关大禹治水的故事。而著名的河图和洛书的来源,不少学者也是一直主张宋代才有。可是最近安徽含山玉片上古河图的出土,把早期河图的出现推到了五千年前。著名的先天八卦方位和后天八卦方位这两大问题,现代一般学者大多认为是秦汉以后到宋代之间的产物。有些学者甚至象模象样地打出了宋代邵雍创始此说的观点。根据连劭名先生和我本人的分别独立研究,现在,我可以负责地说:根据我对《周易》和商周青铜器铭文的研究,在《周易》文本产生前后的商周时代,先天八卦方位和后天八卦方位就已经客观存在了,根本不是什么到了宋代才产生的。这要感谢以蔡运章教授为主的考古学家和有关部门领导对我们从事《周易》考古研究工作的大力支持!这使全国的《周易》研究由玄学向实学、向考古实证之学的转变。君不见,山东大学刘大钧教授及其易学研究中心团队经过二十多年来对《周易》的研究和推动,已经在中华大地上出现了“《周易》尽在鲁矣”的局面了!
    大家全知道司马迁说过的“盖文王拘而演《周易》”这句话。讲的是商周之际,商纣王为了防止周文王造反,就找个借口把他抓了起来,关在今天的河南省羑里城。于是,周文王每天就演算八卦,写出了六十四卦的《周易》一书。究竟应该怎么理解这一传说?假如夏商二代易书是真实的存在,那么周文王也就不可能是“重卦”的创始人了。已经有了六十四卦了,还要他重什么?假如夏商易书六十四卦中也已经具有了卦辞和爻辞,那么周文王的作用应该只是作出了《周易》的卦爻辞而已。换句话说,他当时被关押期间手里具有的顶多只是商代通行本的官定易书《归藏》。他不可能再从残暴的商纣王手中得到别的什么书。而周文王则是利用商代易书的占筮方法,革新并重新撰写了卦爻辞,这就出现了周人所津津乐道的自己的占筮书《周易》!也许正是因为这一本书出自狱中,在当时又是刻在竹简上,因此就出现了部分象辞或兆辞的丢失和编排顺序错乱的历史遗留问题。这才出现了周公加工整理的个别内容也出现在今天的《周易》卦爻辞中。
最后,我想说说著名的四柱八字十二干支的问题。这是尽人皆知的算命方法。记载这一方法的权威经典是《三命通会》。但是,至今我们还没有彻底搞清楚十二干支的起源问题。1894年,一位英国法籍来华传教士拉克伯里(Terrien de Lacouperie)在出版的《中国文明西方起源论》(Western Origin of the early Chinese Civilization )一书中正式提出:中国民族和文化来自古巴比伦。从十六世纪开始,有关中国文化、文字和人种的西来说,就先后登场了。他们力图把中国文化、文字和人种等同到古巴比伦文明或者古埃及文明的范围中去。这样的观点居然一时间连国学大师章太炎先生也一度相信。甚至著名历史学家郭沫若先生在《甲骨文字研究•释干支》一文中也曾认为,“十二地支,起源于古巴比伦”。这些观点的产生有个前提,那就是巴比伦神话中的黄道“十二宫”和中国古代文明中的“十二地支”、古巴比伦神话中的创始世界的大神“伏巨”和中国古代文明中的“伏羲”、古巴比伦神话中“八卦”和中国古代文明中的“八卦”都有一些相同或相似的地方。
    看起来,夏商周三代和古巴比伦文明之间也许有着我们今天无法想象的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这是上古中西交通史和考古学上必须予以研究的一个重大课题。郭沫若先生甚至设想商人的远祖就是来自古巴比伦。而拉克伯里居然还宣言黄帝就是古巴比伦国的巴克族人。就我个人的研究来说,西方世界的第一部西文《周易》是1624年出版的。从那时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四百年,至今还没有哪一位西方学者对《周易》八卦的古巴比伦起源说这一问题感兴趣。在著名的俄罗斯汉学家休斯基博士的名作《西方周易研究史》一书中,他也根本不提什么《周易》八卦起源于古巴比伦这样的奇谈怪论。而且,从比较古文字学的角度上,我曾比较过中国的甲骨文字和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二者的相似程度,大概只有几十个字很相似,完全一样的也不过十几个字而已。这些相似未必就肯定是文化上的传播,很可能是各自独立创始的。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的《周易》和八卦有个历史的起源和发展过程,还有文字化和体系化的文本存在。而在古巴比伦神话中的“八卦”和“伏巨”则完全没有这一发生学意义的具体过程。可以判断,古巴比伦神话中的“八卦”和“伏巨”很可能直接来源于夏代或商代早期易学。
    我今天的发言可能有不正确的地方,诚恳地希望各位专家学者给予批评和指正,谢谢大家。

精彩图文
南长区周敦颐文化知识培训服务部版权所有 · 工商注册号:320203600120435  苏ICP备080154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