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敦颐学校:无锡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海纳百川 >

《周易》与原生态科学思维

时间:2009-09-17 10:34 来源:未知 作者:zj 点击:

    八卦生成与格物致知

    对《周易解释最早、最权威的,当数“十翼”,据说为孔子所作,又称《易传》;其对“八卦”生成的阐释有两说:一为《易传·系辞上》(以下均称《系辞》)云:“是故天生神物,圣人则之……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显然,这是关于八卦生成的神学思维的阐释,是反科学的。另一种是《系辞下》云:“昔者,伏羲氏之王天下也,仰者观象于天,俯者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这是朴素的唯物主义反映论的阐释,符合原始文明生成的客观规律。八卦的生成,完全是先哲们“格物致知”的产物,正如元人郝经《陵川集·皇极道院记》所云:“生人之初,皇极建而格之天,再格之地,又再格而得伏羲八卦以之画。”八卦是人类最初创造的八个抽象的表意符合,是人类觉醒的第一声春雷,是人类大脑抽象思维的第一产物。这段叙述文字,极富层次感:上观天,下观地,中间观鸟兽植物之纹,近观人本身的所有,格天地之物,然后致素朴之知,创造出了能够代表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八种始原物体的八个符号: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此即为八卦。故八卦并不神秘,它是人类文明的初始期,先哲们本能的格物致知的结果。格物致知,是人类本真的科学思维的形态,是原始人所有素朴的、科学认知的“始原点”,是生成八卦的、原生态的科学思维。

    揲蓍成卦与数字演绎

    最原始、最正宗的求卦法是揲蓍求卦法。揲,数也;蓍,《说文解字》云:“蓍,蒿属,生千岁三百茎,易以为数。” 揲蓍成卦,就是数着蓍草棍而推演成卦。古人认为1、3、5、7、9为天数,2、4、6、8、10为地数,两组数字相加为55,谓“天地之数”,又叫“大衍之数”(或曰50),即伟大的演算之数。推演的基数为49(象征太极),推演过程为:分二(象征天地),挂一(象征人),揲四(象征四季),归奇(象征闰月);经过“三演十八变”才能求出一卦。如果用这种求卦法,要求出“乾、坤”两卦,“乾”的极限数为:216;“坤”的极限数为144;乾+坤=216+144=360,正好约等于一年的360天。是巧合还是必然?《周易》的主体是64卦,每卦6爻,共384爻,其中阳爻192,阴爻192,要求出64卦的极限数是:11520,古人认为,此可“当万物之数也”;因而,推演64卦,就可求世间“万事之变化”。我们且不说这个结论是否科学,得出这个结论的依据,是一个原始的素朴的“数字演绎”过程,因而可以说,它的逻辑起点是“数字化”的。“数据”是科学的核心,故《周易》初始的“揲蓍成卦”过程,就是建筑在原生态的科学思维基础之上的;纵然它的“数理逻辑”不是很周严的,不是当代科学意义上的“数理逻辑”,但,先哲们在“蒙昧期”,已经能够自觉地运用“数字化”的思维,来解析这个混沌世界了,难怪孔子发出惊叹:“《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也难怪莱布尼兹能从中发现“二进制”的秘密。

    太极阴阳与对立统一

    《系辞上》云:“《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郝经《太极演总叙》云:“太极易之本也……太极动而生阳……静而生阴……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并由此类推:万物一五行也,五行一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融通了太极,就融通了《周易》,融通了天地万物。《周易》的“太极阴阳”说,生成于古人素朴的“生命本体二元说”,也与古人原生态的科学思维有关。古人上千次地观察到天地、日月、山泽、水火、寒暑、昼夜、黑白、上下、雌雄、男女等现象,宇宙、自然、人类、人体全都如此,无一例外,于是感悟到生成生命的本体是“二元”的,所谓的“一阴一阳之谓道”。于是本真的思维:由己及人,由人及物,由物及自然,由自然及天地,由天地及大道,认可了“生命本体二元说”,并用形象而高度概括的“太极图”,及素朴而简易的“阴阳”理论表现出来,故太极阴阳理论,亦为“格物致知”的原生态科学思维的产物,符合当代哲学的“对立统一”的原理。“大智若拙”,真理是朴素的、本真的,故《周易》里的“太极阴阳”理论,应该是人类文明的“极品理论”,因为它所生成的“襁褓”是科学的,而不是“神学”的。

    “变卦说”与极变思维

    《系辞下》云:“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这就是后世“变通”思想的最早的语源。“易”就是“变易”的意思。故,《周易》的灵魂就是一个“变”字;人们在用《周易》预测的时候,最重要的一个游戏规则就是“变卦”,而至今“变卦”还是一个极富生命力的词,还活在人民群众的口头语言里。“变卦”也是《周易》原生态科学思维的产物,源于朴素的极变思维。“丰”卦“彖辞”云:“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而况于人乎?”古人效天法地,千百次地看到了日斜月食这样的自然现象,感悟出“物极必反”这样的自然之理,运用到“易理”中,就成为“变卦”的游戏规则。在揲蓍成卦的过程中,有两个“变数”,一为老阳数“九”,一为老阴数“六”,逢九变六,逢六变九,在生生不息的变化之中,求得事物的最佳存在状态。这也是一种原生态的科学思维,一种朴素的辩证法。

    “未济说”与循环思维

    在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的今天,可持续发展成为一种科学的新理念,循环经济,成为发展经济的最佳模式。其实我们的先哲们,早在洪荒时期就已发现了这种思想,这就是集中体现在《周易》里的“循环思维”。《系辞上》云:“生生之谓易。”《系辞下》云:“天地之大德曰生。”而整个客观世界,就是一个“生生不息”的过程,诚如《荀子·王制》所云:“始则终,终则始,若环之无端也。”亦如《三国演义》开宗明义的第一句:“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就是“天道循环论”。“乾”卦的“初九爻”云:“潜龙毋用”;“用九爻”云:“见群龙无首,吉”。乾卦的象征意象是“龙”,为什么初九不是首,上九不是尾呢?这就隐喻着一个“无限循环”过程。否极泰来,泰极否来;最耐人寻味的是,《周易》里第63卦是“既济”,即已渡河;第64卦,即最后一卦却是“未济”,没渡过河,又是一轮新的开始,这是体现《周易》“循环思维”的最重的一笔,如崔憬所云:“以未济终者,亦物不可穷也”,吻合了当今时尚的“循环经济”的思想。“循环思维”亦为一种原生态的科学思维,值到今天仍然有着强烈的现实意义。

    总之,《周易》是原生态科学思维的产物,直到今天,它的思维、思路、思想仍然具有“原创”的科学启示意义,莱布尼兹从中悟出了“二进制”,就是一个最经典的范例。不过,是后人在“用易”的过程中,郢书燕说,给其硬挂了一个“神学思维”的标签,成为后来“人神对话”的工具。今天我们应该剥去其“神学”外衣,还其生成的、“原生态科学思维”的本来面目。

精彩图文
南长区周敦颐文化知识培训服务部版权所有 · 工商注册号:320203600120435  苏ICP备080154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