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敦颐学校:无锡
您当前位置:主页 > 学习资料 > 中级班 >

西京闲居士《周易》之门--坤(三)

时间:2009-09-17 11:04 来源:未知 作者:西京闲居士 点击:

很难在通常的概念中,选一个合适的词语来给《坤》卦定位。
我释《坤》为‘神人’,释其用为‘慎’。
称其为神,因为《坤》之作为是行于非常而成于常,难以被世人理解。

《乾》《坤》,合而言之,共成王道。
分而言之,
〈乾〉卦是王道之直刚正的一面,
〈坤〉卦是王道之曲阴柔的一面。
〈乾〉之元亨,是天无不覆,天无二令之动态的元亨。
〈坤〉之元亨,是地无不载,地无不顺之静态的元亨。
〈乾〉〈坤〉之性质及发挥作用的方式完全相反。
〈乾〉用阳,用人谋,明令天下而以顺成。
〈坤〉用阴,用鬼谋,顺承天下而以逆成。

天地设位,圣人成能。人谋鬼谋,百姓与能。《系辞》

坤下坤上 坤: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

《彖》曰: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坤厚载物,德合无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牝马地类,行地无疆;柔顺利贞。君子攸行,先迷失道,后顺得常,西南得朋,乃与类行;东北丧朋,乃终有庆;安贞之吉,应地无疆。
《象》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注:元:至公。亨:至达。牝马:犹如‘服马’,马,致远之具;服,顺服。贞,仪。有所往:有所为。主:常也。西南:时终之向;东北,时始之向;古言:‘岁始于东北,终于西南’。在此借指‘事之始终’。朋:众也。安,安于。贞:仪也。吉:宜也。

卦辞释:坤下坤上,神人之慎,卦名《坤》。帛易作《川》。〈坤〉:昆也,同顺之意。‘元亨’者,至公至达也。‘利牝马之贞’者,其贞利远不利近,其仪利顺不利逆也。‘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者,君子施其化,百姓惑于其始而终行其常也。‘利西南得朋’者,事终之日,众人乐享其成,推其为主,是故‘得朋’。‘东北丧朋’者,事始之时,百姓迷惑,大不能习,是谓‘丧朋’。‘安贞吉’者,独知独虑,鬼谋之贞也;顺时顺人,人事之仪也;皆能安之,宜也。

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人之所异也。故曰非常之原,黎民惧焉;反臻厥成,天下宴如也。《史记》
禹之决江水也,民聚瓦砾。事已成,功已立,为万世利。禹之所见者远也,而民莫之知。故民不可与虑化举始,而可以乐成功。孔子始用于鲁,鲁人鹥诵之曰:“麛裘而韠,投之无戾。韠而麛裘。投之无邮。”用三年,男子行乎涂右,女子行乎涂左,财物之遗者,民莫之举。大智之用,固难逾也。子产始治郑,使田有封洫,都鄙有服。民相与诵曰:“我有田畴,而子产赋之。我有衣冠,而子产贮之。孰杀子产,吾其与之。” 后三年,民又诵之曰:“我有田畴,而子产殖之。我有子弟,而子产诲之。子产若死,其使谁嗣之?”《吕氏春秋》

《彖》释卦:‘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者,大地之元亨也,滋生万物是其至公;顺承于天是其至达。‘坤厚载物,德合无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者,‘坤厚’是资生万物的基础,‘含弘光大’而‘载物’是‘坤厚’的品行,‘德合’是‘顺承’的前提,‘品物咸亨’而‘无疆’是‘德合’的功效。‘牝马地类,行地无疆;柔顺利贞’者,马,致远之器,不服则不可远行。凡致远者当以柔顺为仪,‘效法‘牝马’。‘君子攸行,先迷失道,后顺得常’者,君子始事,百姓迷惑,认为君子‘失道’,事成功利于民,百姓奉为常主。‘西南得朋,乃与类行;东北丧朋,乃终有庆’,功成之日众乃拥之,百姓比类而行之。事初民不习,是以人不从而丧朋;顺致其道,终会因其功而有得民之庆。‘安贞之吉,应地无疆’者,安于其宜,仪在法地;顺承于天,潜移默化。‘品物咸章,其德无疆’;地之仪也。。《说卦》云:“坤也者,地也,万物皆致养焉。”

圣人谋之于阴,故曰神;成之于阳,故曰明,所谓主事日成者,积德也,而民安之,不知其所以利。积善也,而民道之,不知其所以然;而天下比之神明也。《鬼谷子》

《象》曰:‘地势坤’者,示卦象。坤,昆也;昆,同也。‘君子以厚德载物’者,君子之德当广厚如地,无不包容,无憎爱之限,至元至亨也。

初六 履霜,坚冰至。
《象》曰:履霜(坚冰),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

注:履:借为‘虑’,与‘潜龙物用’的‘物’对应,皆是‘谋思’之意。
霜,至薄之寒;冰至,至厚之冻。至:极也。‘霜’和‘冰’不应狭隘的理解为两种物质,而应做为反映时令的两种物候来理解这句话。
霜坚冰至:霜:阴始凝之候。冰:大寒之候。坚:时之行亦刚也。至:极也。
古人本有根据初霜的日子和时辰,推测大寒冰冻程度的实践积累。
霜坚是冰至的条件,坚,动词;寒日固也。

意之要:初六,无本;‘履霜,坚冰至’者,虑于见霜,察微也;思至坚冰,怀远也。
霜,微贱易消之物;顺时之坚而久积渐化,必至于大寒之日。

象评之:履霜坚冰(至),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
此段象辞有三个版本:
通行本作‘履霜坚冰,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
古本作‘履霜坚冰(至),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
《周易举正》曰:‘履霜,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

若依通行本,‘履’当释为‘屡’。
若依古本,‘履’当释为‘虑’。
‘霜坚冰至’是虑的内容,‘阴始凝’是虑的时间。‘驯致其道’是客观的发展过程,‘至坚冰’是客观的必然结果。
卦辞的‘坚’,指‘其动亦刚’之‘时动之坚’。
卦辞中的‘冰至’表示‘寒之极点’之时,象辞中的‘坚冰’表示‘寒之极点’之时。

慎微以始而敬終,終乃不困。《逸周书》
圣人见霜而知冰。陨霜而冬裘具。《周语》
纣为象箸而箕子叽,鲁以偶人葬而孔子叹,见所始则知所终。故水出于山入于海,稼生乎野而藏乎仓。圣人见所生,则知其所归矣。 《淮南子》
善不可谓小而无益,不善不可谓小而无伤,非以小善为一足以利天下,小不善为一足以乱国家也。当夫轻始而傲微,则其流必至于大乱也,是故子民者谨焉。《新书》
安者,非一日而安也;危者,非一日而危也;皆以积然,不可不察也。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大戴礼记》

六二 直方;大不习,无不利。
《象》曰:六二之动,直以方也,不习;无不利。地道光也。

注:直:同‘值’,当也。方:经也,道也。大:众也。不习,不适也;习惯之习。无不利:毋不利。光,广也。

形之要:六二,哲人;‘直方,大不习,无不利’者,当其方,众虽不习,不以为害也。
‘直方’,当于道也;‘大不习’者,‘东北丧朋’也;‘无不利’者,直方而不毀,廉潔而不戾,‘安贞吉’也。
此辞,与“当仁不让于师” 之意类同,‘当方,不让于大’也。
一个谈的是教事,一个谈的是国事。

直方而不毀,廉潔而不戾,彊立而無私,曰有經者也。《逸周书》
运而不已者为时,包而有在者为方,惟土终始之,有解之者,有示之者。《关尹子》
天下皆谓我大不肖。夫唯大,故不肖。若肖,久矣其细!《老子》
圣人者,明于治乱之道,习于人事之终始者也。《管子》
知事可而必行,不犹豫于群疑者,果人也。《抱朴子》
有高人之行者,固见负于世;有独知之虑者,必见骜于民。语曰:愚者暗于成事,智者见于未萌。民不可与虑始,而可与乐成。郭偃之法曰:论至德者,不和于俗,成大功者,不谋于众。《商君书》

象评之:‘六二之动,直以方者,韩非子解老篇云:“所谓方者,内外相应也,言行相称也。” 逸周书官人解云:“言行不类,终始相悖,外内不合,虽有假节见行,曰非成质者也。”‘不习;无不利,地道光’者,光:广也。兼收并蓄也。

楚威王問於宋玉曰:「先生其有遺行耶?何士民眾庶不譽之甚也?」宋玉對曰:「唯,然有之,願大王寬其罪,使得畢其辭。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其為陽陵採薇,國中屬而和者數百人;其為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數十人而已也;引商刻角,雜以流徵,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人。是其曲彌高者,其和彌寡。故鳥有鳳而魚有鯨,鳳鳥上擊于九千里,絕畜雲,負蒼天,翱翔乎窈冥之上,夫糞田之鴳,豈能與之斷天地之高哉!鯨魚朝發崑崙之墟,暴鬐於碣石,暮宿於孟諸,夫尺澤之鯢,豈能與之量江海之大哉?故非獨鳥有鳳而魚有鯨也,士亦有之。夫聖人之瑰意奇行,超然獨處;世俗之民,又安知臣之所為哉!」《新序》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中庸》
负绳抱方者,以直其政方其义也。故《易》曰:《坤》六二之动,直以方也。故规矩取其无私,绳取其直,权衡取其平,故先王贵之。《礼记》

六三 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
《象》曰:含章可贞,以时发也;或从王事,知光大也。

注:含章:掩光:藏善。贞,仪也。卦辞‘从王事’是‘行王者之事’故失道。象理解‘从王事’是光大王者之事,故合道。

节之要:六三,失道;‘含章可贞’,失天道。‘或从王事’,失人道。‘无成有终’,失地道。

此卦设定的天时是‘霜坚冰至’之阶段,此时节当万物闭藏,贞其章者,逆天时,天必杀之。
为下之人,欲行王事,是人臣之失节也。
地道顺承于天时,则有成物之德。因其不能顺承于天,而‘含章可贞’,是以其地‘无成有终’。

或言:节之要:六三,失道;‘含章可贞’,一失也。圣人无功,至人无名;神人远虑,禁于未萌,制于未形,无可贞之章,‘含章可贞’则失其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二失也。王者之大业,应是有成而无终。

政之所施,莫知其化;时之所在,莫知其移。圣人守此而万物化,何穷之有?终而复始。优之游之,展转求之。求而得之,不可不藏。既已藏之,不可不行。既已行之,勿复明之。夫天地不自明,故能长生;圣人不自明,故能名彰。《六韬》
毋先天成,毋非時而榮.。先天成则毁,非時而榮则不果。《四经》
《諺》曰:『黍稷無成,不能為榮。黍不為黍,不能蕃廡。稷不為稷,不能蕃殖。所生不疑,唯德之基。』《国语》
象评之:‘含章可贞,以时发’者,含章之君子,当应时而贞。贞而不时,其身危;时而不贞,民无望也。‘或从王事,知光大’者,毋自盛其事,光大先王之事。人臣固有能言而不能行者,亦固有能行而不能言者,吹吹喇叭亦是本事。

六四 括囊,无咎无誉。
《象》曰:括囊无咎,慎不害也。

注:括,总括。囊,包容。无咎无誉:毋咎毋誉,既毋非之,亦毋是之。

行之要:六四,用柔;‘括囊’者,兼收并蓄也。‘无咎无誉’者,潜移默化也。
‘括囊’者,包裹覆露,无不囊怀,并苞也。‘无咎无誉’者,平而不阿,明而不苛,阴行也。
‘括囊’,无所不容也;‘兼爱无遗,是谓君心。’《管子》
‘毋咎毋誉’者,莫议是非也。不要评论时事,臧否人物。

圣人并苞而阴行之,以感愚夫。《计然》
平而不阿,明而不苛,包裹覆露,无不囊怀,溥汜无私,正静以和。《淮南子》
子贡问孔子曰:「赐为人下,而未知所以为人下之道也?」孔子曰:「为人下者,其犹土乎!种之则五谷生焉,掘之则甘泉出焉,草木植焉,禽兽育焉,生人立焉,死人入焉,多其功而不言,为人下者,其犹土乎!」《说苑》
故广成子曰:慎守而内,周闭而外,多知为败。毋视毋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不得之己而能知彼者,未之有也。故《易》曰:括囊,无咎无誉。《淮南子》

象评之:‘括囊无咎,慎不害’者,有兼收并蓄而毋咎之慎,可远害也。
正义曰:“慎不害”者,释所以“括囊无咎”之义。曰其谨慎,不与物竞,故不被害也。

六五 黄裳,元吉。
《象》曰:黄裳,元吉,文在中也。

注:黄:广也;博大。裳:当为‘常’, 彖辞说的很明白,‘后顺得常’。或言,裳:当为‘商’。靖民则法曰黄。昭功宁民曰商。《谥法》
元:至公。吉:宜也。
文在中:經緯天地曰文《逸周书》中:当也。商,从外知内也。--《说文》。段注:“汉律志云:商之言章也。物成熟可章度也。”

成之要:六五,哲人;‘黄裳,元吉’者,太公曰:“天有常形,民有常生,与天下共其生,而天下静矣。太上因之,其次化之。夫民化而从政,是以天无为而成事,民无与而自富。此圣人之德也。”《六韬》

呜呼!天难谌,命靡常。常厥德,保厥位。厥德匪常,九有以亡。《咸有一德》
大命有常,小命日成。成则敬,有常则广,广以敬命,则度至于极。《逸周书》
積習生常,不可不慎。《逸周书》
始于不足见,终于不可及,一人服之,万人从之,训之所期也。《管子》
仁义德行,常安之术也,然而未必不危也;污僈突盗,常危之术也,然而未必不安也。故君子道其常,而小人道其怪。《荀子》

上六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象》曰:龙战于野,其道穷也。

注:野:野外。玄黄:天玄、地黄。天血玄,地血黄。天道玄远,地道博大。黄,广也。

务之要:上六,失道;‘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者, 龙不当位而争,上伤天下伤地也。
贤能不当位而争,则上伤君下伤民。
国家是否能‘安宁’,关键在于贤能是否‘安位’。

函车之兽,介而离山。网罟制之,吞舟之鱼,荡而失水,蝼蚁苦之。《亢仓子》
吞舟之鱼,荡而失水,制于蝼蚁者,离其居也。猿猴失木,禽于狐貉者,非其处也。腾蛇游雾而升,腾龙乘云而举,猿得木而挺,鱼得水而骛,处地宜也。《说从》

象评之:‘龙战于野,其道穷’者,所处不当,非君子施展抱负之时也。正所谓: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原被犬欺。非君子逞能之时也。

用六 利永贞
《象》曰:用六永贞,以大终也。
用柔之要:利永贞者,永贞于地之仪也。
其比在;用九 见群龙无首,吉。

《文言》曰:《坤》(评《坤》卦),至柔而动也刚(评初爻,‘至柔’言‘霜’之为物,‘动而刚’言时变之‘坚’),至静而德方(评二爻,至静,安也;‘德方’犹‘得方’,既‘直方’。)。后得主而有常,含万物而化光。(评五爻,化,化育,光,广也;‘含万物’说明‘得主’,得为民之主也;‘化广’说明‘有常’,有成而无终也。)“坤”道其顺乎?承天而时行!(评六爻,小结之言,不顺则上下皆伤。)

(以下,分爻而评之) 
积善之家,必有馀庆。积不善之家,必有馀殃。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易》曰:“履霜坚冰至”,盖言顺也。(顺慎通)

直,其正也。方,其义也。君子敬以直内,义以方外,敬义立而德不孤。“直方;大不习,无不利”,则不疑其所行也。(直,当也,正,当也。方,义行。内立敬而外立义,其德具也。当其方则君子行之而不疑于众也。)

阴虽有美,含之。以从王事,弗敢成也。地道无成,而代有终也。
(举个例子说明一下此爻的意义:暖冬之时,麦子未到寒至就提前抽秀,是‘含章可贞’,其结果必然是麦子死而人无收成,这就是‘无成有终’。代有终是客观之必然,地道有成无成是人为与客观相互作用的结果。‘弗敢成’和‘地道无成’之‘成’,当读为‘盛’。天非起时,则地道毋盛,可以代有终也。)

天地变化,草木蕃,天地闭,贤人隐。《易》曰“括囊无咎无誉”,盖言谨也。(括囊;行谨。无咎无誉;言谨。)

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
(黄中,无所不当;通理,无所不理;中,当也。‘黄中通理’而‘发于事业’是‘美之至也’。正,政也;位,立也,居,俱也,体,体恤。‘正位居体’所以能‘畅于四支’。)

阴疑于阳,必战。为其嫌于无阳也,故称龙焉(有阳则龙不应在野)。犹未离其类也,故称血焉。(离,俪也;血,恤也。未侣其类:东北丧朋也,是以有恤也。)夫玄黄者,天地之杂也。天玄而地黄。(其恤玄黄者,忧天地,忧国忧民也) 
 
古人,本有将‘习、成、常、顺、慎、朋(醜)、中、正’通盘考虑的先例。
试体会一下,以下例句的表达:

天有常性,人有常順,順在可變,性在不改,不改可因,因在好惡,好惡生變,變習生常,常則生醜,醜命生德。明王於是立政以正之,民生而有習有常,以習為常,以常為慎,民若生于中,夫習之為常,自氣血始。明王自血氣耳目之習以明之醜,醜明乃樂義,樂義乃至上,上賢而不窮,哀樂不淫,民知其至,而至于子孫,民乃有古,古者因民以順民。《逸周书》

将《乾》《坤》两卦对比一下,很有意思。
《乾》卦:初爻‘其志高大’,二爻始于‘在田’,五爻成于‘在天’。三爻得三键。六爻上有师保。
《坤》卦:初爻‘其意深远’,二爻始于‘大不习’,百姓先迷,‘东北丧朋’。五爻成于‘广常’,百姓后得主,‘西南得朋’。三爻失三节。六爻上无天子。

注意,君子谋定而后动,故君子行则不迷,迷则不行。君子坚信其直方,则亦不会疑于众议。
君子有行,百姓迷。

二爻与四爻同功。
‘六二:直方,大不习,无不利’是心理准备,‘六四 括囊,无咎无誉’是外在之行。
‘括囊,无咎无誉’是任其自然而物自生,不假修营而功自成,故“大不习”焉而“无不利”。

《乾》卦初爻‘潜龙物用’,对应于《坤》卦上爻‘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使《周易》的全篇结构,珠联壁合。
384爻,起于不可无其‘志’,终于不可乱其‘事’。

精彩图文
南长区周敦颐文化知识培训服务部版权所有 · 工商注册号:320203600120435  苏ICP备08015450号